• 財政金融服務實體經濟效果顯現

    Date:2022-1-25 13:36:13Hits:0

    “十四五”開局之年,財政金融政策充足發力、精準滴灌,主要經濟指標繼續保持增長,有力支撐了宏觀經濟繼續運行在合理區間。

    展望2022年,財政金融政策仍將有力度、更精準,加大跨周期調節力度,發揮好宏觀政策的總量和結構雙重功能,更加主動有為,更加積極進取,注重靠前發力,穩定宏觀經濟大盤,加大對實體經濟特別是小微企業、科技創新、綠色發展的支持,為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營造適宜的財稅金融環境。

    “增減”之間有力度

    2021年,財政金融政策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體現在“增減”之間。

    “增減”之間,增的是財政支出。財政支出以適度的強度繼續支持穩增長、助實體。數據顯示,2021年,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安排超過25萬億元,增長1.8%,為國家重大戰略任務提供了財力保障。2021年,常態化財政資金直達機制建立,規模達到2.8萬億元,比2020年增加1.1萬億元,基本實現了中央財政民生補助資金的全覆蓋。

    專項債券是政府拉動投資最直接、最有效的政策工具之一。2021年,全國人大批準安排新增地方政府專項債券額度3.65萬億元。截至12月15日,新增專項債券發行3.42萬億元,占已下達額度的97%,全年發行工作基本完成,為穩投資、穩增長提供了有力支撐。

    “增減”之間,增的是貨幣信貸總量。2021年,金融支持實體經濟力度穩固,主要金融指標在2020年高基數基礎上繼續保持有力增長。數據顯示,2021年全年新增人民幣貸款19.95萬億元,同比多增3150億元。2021年末,廣義貨幣供應量M2和社會融資規模同比分別增長9%和10.3%。從2020年、2021年兩年平均看,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分別為9.5%和11.8%。

    “增減”之間,減的是稅費,企業有實實在在的獲得感。統計顯示,2021年全年新增減稅降費預計超1萬億元,高于超過7000億元的預期目標。

    “增減”之間,減的是企業融資成本,企業貸款利率降至改革開放40多年來的最低水平。2021年全年企業貸款利率為4.61%,比2020年下降0.1個百分點,比2019年下降0.69個百分點。

    “2021年,積極的財政政策保持對經濟恢復必要的支持力度,支持實施擴大內需政策,穩定和擴大居民消費,積極拓展投資空間,落實落細減稅降費政策,有力促進我國經濟持續穩定恢復?!北本﹪視媽W院財稅政策與應用研究所所長李旭紅說。

    “總體看,2021年市場流動性保持合理充裕,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由降轉升,全年新增人民幣貸款規模超過前一年,體現出金融回歸本源、落實服務實體經濟的要求,對支持市場主體恢復和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發揮了積極作用?!敝袊裆y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表示。

    精準滴灌有溫度

    2021年,宏觀政策有力度更有溫度。

    制造業是實體經濟的基礎,中小微企業是市場主體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帶動就業的主力軍。2021年,金融支持和減稅降費聚焦支持中小微企業發展、制造業、科技創新,加大對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的信貸支持力度,實施一系列紓困措施,有效減輕市場主體負擔,激發市場主體活力。

    “針對年銷售額4億元以下(不含4億元)的制造業中小微企業實施延緩繳納第四季度部分稅費政策,其中制造業中型企業可以延緩繳納政策規定范圍內稅費的50%,制造業小微企業可以延緩繳納政策規定范圍內稅費的全部?!眹叶悇湛偩指本珠L王道樹說。

    國家稅務總局統計顯示,這些措施預計將為制造業中小微企業辦理緩稅(費)2000億元,為煤電和供熱企業辦理“減、退、緩”稅270億元,有效幫助市場主體恢復元氣、增強活力。

    專項債資金也花在了“刀刃上”。從資金投向看,全部用于重點領域,其中約五成投向交通基礎設施、市政和產業園區基礎設施領域;約三成投向保障性安居工程以及衛生健康、教育、養老、文化旅游等社會事業;約兩成投向農林水利、能源、城鄉冷鏈物流等,對帶動擴大有效投資、保持經濟平穩運行發揮了重要作用。

    與此同時,制造業和小微企業獲得了更多低成本資金支持。2021年末,制造業中長期貸款余額同比增長31.8%,比各項貸款增速高20.2個百分點。2021年,普惠小微貸款支持了超過4400萬戶小微經營主體。2021年末,普惠小微貸款余額同比增長27.3%。

    植信投資首席經濟學家兼研究院院長連平表示,2022年將進一步積極發揮結構性貨幣政策的定向支持功能,繼續實施普惠小微企業的相關支持工具,利用支農支小再貸款、再貼現等政策工具,加大對“三農”、小微企業等薄弱環節、重點領域、重點區域的支持力度。

    靠前發力增效能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2022年宏觀政策要穩健有效。這意味著“穩”仍將是今年宏觀政策的主基調。

    “財政部門要落實好積極的財政政策,推出有利于經濟穩定的政策,政策發力適當靠前。同時,加強財政政策與貨幣、就業等政策協調聯動,注重跨周期和逆周期調控有機結合,提升政策整體效能?!必斦坎块L劉昆表示。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劉國強認為,在經濟下行壓力根本緩解之前,進要服務于穩,不利于穩的政策不出臺,有利于穩的政策多出臺,做到以進促穩。政策也要靠前發力。

    一系列支持實體經濟的財政金融政策將在2022年靠前發力,穩住宏觀經濟大盤。

    值得關注的是,2022年將實施更大力度減稅降費,增強市場主體活力。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經濟研究部副部長馮俏彬認為,2022年實施減稅降費要更加突出精準性和針對性,主要針對產業鏈和經濟循環中抗風險能力比較弱的環節如中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以及基礎性環節如制造業和科技型企業等。

    “2022年,中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將繼續是減稅降費的重點。圍繞創新驅動,在企業研發費用加計扣除上預計會繼續加大優惠力度。增值稅留抵退稅制度有望加大執行力度,以促進制造業轉型升級?!崩钚窦t表示。

    專項債券將繼續發揮拉動有效投資的作用。2021年底,財政部向各地提前下達了2022年新增專項債務限額1.46萬億元。進入2022年,各省份即緊鑼密鼓發行或者準備發行專項債券。

    “2022年財政支出將保持一定強度,并且‘靠前發力’,支出進度將進一步加快,以充分發揮財政政策對穩增長的支撐作用。地方政府專項債仍將保持較大力度,主要用于擴大政府支出、增加政府投資,適度超前開展基礎設施投資?!瘪T俏彬說。

    “穩增長、擴內需還需要財政貨幣政策協同發力?!闭新摻鹑谑紫芯繂T董希淼表示,下一步,貨幣政策應更加主動有為,注重靠前發力。要進一步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加大對金融機構的正向激勵,使流動性更高效、更精準地注入到實體經濟。財政政策應更加積極有力,如加快地方債發行,擴大基建投資;繼續將減稅降費等措施真正落到實處,減輕企業和個人負擔,持續激發市場主體活力。


    轉自:經濟日報